種族歧視與仇外主義嚴重阻礙全球疫情防控
來源:光明日報 2020/04/03 10:42:04 作者:郝亞明
字號:AA+

導讀: 聯合國將每年的3月21日設立為國際消除種族歧視日,旨在號召國際社會加倍努力消除各種形式的種族歧視。以上三種類型的種族主義與仇外主義之間相互影響、相互強化,彌漫在部分西方國家的政治領域、大眾傳媒和社會大眾之中。

聯合國將每年的3月21日設立為國際消除種族歧視日,旨在號召國際社會加倍努力消除各種形式的種族歧視。然而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的當下,與各國攜手合作共同抗擊疫情相伴隨的卻是部分西方國家種族主義、仇外主義的甚囂塵上,以至于多家聯合國機構不得不相繼發表聲明予以回應。3月23日,當代形式種族主義、種族歧視、仇外心理和相關不容忍現象特別報告員滕達伊·阿丘梅表示,各國政府必須確保其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的措施不會助長仇外心理和種族歧視,并根除所有國家政策和信息中的仇外言論。3月24日,聯合國10個人權條約機構的主席敦促全球領導人,確保政府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造成的公共衛生威脅時,必須采取積極步驟防范種族主義、仇外心理、避免放任民族主義情緒高漲。3月30日,聯合國少數群體問題特別報告員費爾南·德瓦雷納表示,新型冠狀病毒不僅僅是健康問題,也可能成為一種加劇仇外心理、仇恨和排斥的病毒。一些團體和政客利用人們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恐慌,將少數群體當作替罪羊。綜觀本次疫情中部分西方國家所表現出來的種族歧視與仇外主義,大致可以區分為以下三種類型:

第一種是大眾恐慌性種族歧視和仇外主義,主要出現在普通民眾之中。在疫情暴發早期突出表現為不同族群在自我防護問題上的認知差異與文化沖突,一些亞洲裔人士因在公共場合佩戴口罩而遭到其他族裔的辱罵攻擊;隨著疫情在西方國家的擴散與蔓延,同時也是由于新冠肺炎傳染性強、死亡率較高且目前尚無有效治療藥物等客觀原因,在一些西方國家民眾中逐漸醞釀出了恐慌與排斥心理,產生了針對華裔乃至整個東亞族裔的孤立、偏見與歧視,對這些人群的口頭辱罵、惡意中傷、暴力對待時常見諸報端。從媒體報道來看,早期有亞裔因在公共場合佩戴口罩遭受攻擊,后期卻又有亞裔因在公共場合未佩戴口罩而遭受辱罵,這種荒誕的情節卻真實而清晰地凸顯出種族主義的行為邏輯。

第二種是意識形態性種族歧視與仇外主義,主要出現在部分西方主流媒體之中。隨著中國抗擊疫情的不斷推進,中國政府采取了包括封鎖部分疫情嚴重地區、建立方艙醫院集中收治輕癥病人、針對部分人群采取多種形式的隔離處置、要求民眾在公共場合佩戴口罩等積極措施,在較短的時間內有效地控制了疫情的蔓延。但部分西方主流媒體采取歪曲報道的方式,極力在全世界營造中國應對不力、措施不當的國家形象,并以“剝奪民眾自由”“侵犯國民人權”的標簽在國際上污名化中國政府。西方媒體這種刻板性的報道,既體現了其一以貫之的意識形態斗爭策略,同時也體現了其固有的種族主義視角。西方媒體很多關于中國的令人不可思議的新聞報道,正是在這副隱形的種族主義眼鏡之下得以生成。這種看似是單純意識形態導向的新聞報道,其背后同樣隱藏著大量的種族主義想象與種族歧視表達,極易催生西方民眾針對特定國家與特定族群的惡感。

第三種是政治操弄性種族歧視與仇外主義,主要出自一些西方政客之口。在中國政府舉全國之力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之時,一些西方國家采取隔岸觀火的觀望姿態,錯過了中國積極防控疫情而給世界爭取的窗口時機。當新冠肺炎疫情開始在這些國家蔓延之時,面對國民的憤怒和指責,不少政客采取“甩鍋”招式,通過激烈指責中國來轉移國民的注意力,推卸自己的責任。其中最為惡劣的是以總統和國務卿為首的美國官員采用“中國病毒”“武漢病毒”這種帶有地域指稱性而非國際公認的名稱來指代新型冠狀病毒。正如特別報告員滕達伊·阿丘梅所言:“那些試圖將新型冠狀病毒歸咎于特定國家或族裔的領導人正是那些奉行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將帶有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的花言巧語作為其政治平臺核心的領導人。”“這種蓄意使用地名來稱呼病毒的行為,其根源是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同時也助長了這些心理。”“針對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做出玷污、排斥并使特定人群更容易遭受暴力的政治回應是不能寬恕且不合情理的,違背了各國的國際人權法義務。”追隨這股種族主義浪潮,一些西方政客在打“中國牌”時變本加厲,甚至提出要求中國道歉、賠償之類的荒謬言論,突破了國際政治的底線。

以上三種類型的種族主義與仇外主義之間相互影響、相互強化,彌漫在部分西方國家的政治領域、大眾傳媒和社會大眾之中。簡單總結,全球疫情防控過程中出現的種族主義、仇外主義至少會造成三方面的不利后果。一是破壞了全球合作對抗疫情的團結氛圍。病毒不分種族、疫情沒有國界,全人類團結起來才有可能有效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而當前猖獗的種族主義、仇外主義言行,破壞了這種團結合作的局面,延緩了動員全球資源應對病毒的努力,最終會使得世界各國付出更加慘重的健康和生命代價。二是惡化了部分族裔成員的生活和生計。隨著將新型冠狀病毒與中國進行惡意關聯言論的傳播,華裔甚至是整個東亞族裔都面臨著現實的或潛在的種族歧視與社會排斥。特別報告員滕達伊·阿丘梅指出:“在過去兩個月,那些被認為是中國人或其他東亞血統的人士遭受了與該病毒有關的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的攻擊。這些攻擊包括:惡意誹謗、拒絕提供服務,以及野蠻的暴力行為。”特別報告員費爾南·德瓦雷納指出:“針對華裔和其他少數群體在言語和身體上虐待行為的激增,其中一些人甚至被拒絕獲得醫療服務和疫情信息。”三是進一步強化了種族主義和仇外主義的存在。歷史告訴我們,每當有大的疫情流行,都會導致全球性種族主義和仇外主義情緒的上升。當疫情的陰霾散去之后,種族歧視的陰霾卻很難隨之消散。它隱藏在人們的心中,在施害者心里轉化為種族主義的種子和營養,在受害者心里轉化為傷痛與仇恨。這些因素最終可能釀成對人類社會產生巨大沖擊的負能量,或催生逆全球化的進程,或導致種族關系的惡化。

新冠肺炎疫情是全人類面臨的共同挑戰,需要國際社會通力合作、攜手應對。習近平總書記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特別峰會上發言指出:“國際社會最需要的是堅定信心、齊心協力、團結應對,全面加強國際合作,凝聚起戰勝疫情強大合力,攜手贏得這場人類同重大傳染性疾病的斗爭。”基于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基本理念,中國在當前取得國內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階段性勝利的基礎上,積極援助世界各國。中國已宣布對83個國家以及世界衛生組織、非盟等國際組織提供緊急援助,包括檢測試劑、口罩等醫療物資;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匯編了最新的診療方案、防控方案等一整套技術文件,及時分享給了全球180個國家、10多個國際和地區組織,助力維護全球衛生安全;中國已向伊朗、伊拉克、意大利、塞爾維亞和柬埔寨等國家派出多批醫療專家組,同時正在籌備向其他受疫情影響的國家派遣專家組。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大流行真切地提醒我們,人類的命運息息相關,各國的福祉相互依存。在面臨全球公共衛生危機之時,民間衍生的種族歧視與排外主義固然需要重視,但政治操弄的種族歧視與排外主義更值得警惕。當世界各國人民站立在一起,以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姿態攜手對抗“新型病毒”之時,同時必須對抗的還有種族主義、仇外主義這個驅之不散的“老牌病毒”。

(作者:郝亞明,系天津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南開大學基地研究員、南開大學人權研究中心研究員)

原標題:種族歧視與仇外主義嚴重阻礙全球疫情防控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国标麻将在线算番 拓维信息股票股吧 股票知识论坛 股票股票开户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 股票到多少涨停 股票长线短线 炒股app那个好用 股市行情分析软件易看盘 今日大盘股市分析 股票短线交易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