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世界會比過去更安全嗎?
來源:《工人日報》 2020/01/03 10:35:13 作者:畢振山
字號:AA+

導讀: 2019年4月22日,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市民掛起寄托哀思的黑色和白色飄帶。以斯里蘭卡恐怖襲擊為例,雖然“伊斯蘭國”宣稱對襲擊負責,但斯里蘭卡政府指認襲擊由本土極端組織策劃和發動。

2019年4月22日,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市民掛起寄托哀思的黑色和白色飄帶。斯里蘭卡4月21日遭遇恐怖襲擊。新華社發(王申攝)

2019年結束之際,恐怖主義的“幽靈”再次來襲:12月28日,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一處公路檢查站遭到自殺式炸彈襲擊,造成至少84人死亡,其中大多數是平民。這是2017年10月以來索馬里發生的最嚴重襲擊。

就在幾天前,位于西非的布基納法索兩天內連續遭遇襲擊,造成至少18名士兵死亡,35名平民喪生。

非洲的遭遇表明了當前國際反恐局勢的嚴峻性。

自從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和伊拉克被消滅殆盡后,全球反恐形勢就開始發生轉變。2019年10月27日,美國宣布“伊斯蘭國”最高頭目巴格達迪在美軍突襲中自殺身亡,成為全球反恐的標志性勝利。

然而,在“伊斯蘭國”走向滅亡的同時,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加速向全球流散。

澳大利亞智庫經濟與和平研究所發布的“2019全球恐怖主義指數”指出,西歐、北美和大洋洲的右翼極端主義活動已連續三年呈增多態勢。

2019年3月15日,新西蘭克賴斯特徹奇市發生槍擊事件,造成至少51人死亡,這是新西蘭史上最嚴重的恐襲事件。

4月21日,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和拜蒂克洛等地遭遇連環爆炸襲擊,造成300多人死亡、500多人受傷。

8月3日,美國得克薩斯州埃爾帕索市發生槍擊事件,造成22人死亡,這是美國2019年致死人數最多的單次槍擊事件。

10月9日,德國東部城市哈雷發生槍擊事件,造成2人死亡;11月29日,英國倫敦發生恐怖襲擊事件,造成2人死亡。

而在阿富汗、敘利亞、伊拉克等地,恐怖襲擊更是時有發生。東非的索馬里以及西非的薩赫勒地區,也淪為恐怖襲擊的“重災區”。

總體來看,這些恐怖襲擊的發動者可以分為三類。

其一,區域性極端組織,如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等。這類組織在很多地區都有分支機構,人員和資金來源多樣化,能夠在多個地區和國家發動恐襲。

其二,本土極端組織,這些組織多在一國內土生土長,其活動范圍主要限于本國,從國外獲得的支持很少。

以斯里蘭卡恐怖襲擊為例,雖然“伊斯蘭國”宣稱對襲擊負責,但斯里蘭卡政府指認襲擊由本土極端組織策劃和發動。

其三,受極端思想影響的個人,又稱“獨狼”。這類人有的是受到極端組織長期的蠱惑和洗腦,有的則是對一些社會問題不滿而產生了極端傾向。

基于此,2020年,國際反恐同樣需要從三個層面著手:

打擊區域性極端組織需要區域合作乃至全球范圍的合作。在“伊斯蘭國”滅亡過程中,國際社會的長期多方合作發揮了重要作用。

在非洲薩赫勒地區,薩赫勒五國目前聯手反恐起到了一定效果,法國在該地區派有反恐部隊,歐盟一些成員國也承諾提供資金,但這顯然還不夠。

本土極端組織的產生往往源于一國國內的政治和宗教等問題。要有效打擊這類組織,需要一國從國內的經濟發展和社會和解等層面著手。

至于具有極端思想的個人,一方面要掐斷其接觸極端思想的途徑,尤其是要加強對網絡和社交媒體的監管,防止極端思想荼毒青少年等重點群體;另一方面也要在實現社會平等、促進社會和諧等方面努力,例如解決外來移民融入問題。

另外,從國家角度來看,發展中國家以極端組織襲擊為多,發達國家以極端個人襲擊為多。

因此,發展中國家反恐的側重點應是提高經濟發展水平,解決年輕人的就業等問題,根除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滋生的土壤。發達國家則應在化解社會矛盾、促進社會融合方面多下功夫。

原標題:【國際隨筆】新的一年,世界會比過去更安全嗎?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国标麻将在线算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