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淡寧:妖魔化中國是解決問題之道嗎
來源:環球網 2020/01/03 10:34:29
字號:AA+

導讀: 為了遏制中國的經濟崛起和日益擴大的全球影響力,當下的美國政府及其高級官員似乎無所不用其極,同時他們的一些做法和言辭還得到了部分民主黨政治精英和美國主流媒體的支持。一些更全面公正的美國中國問題專家前不久發出公開信,認可中共在民眾中有廣泛支持度,作為執政黨有實實在在的多樣性。

為了遏制中國的經濟崛起和日益擴大的全球影響力,當下的美國政府及其高級官員似乎無所不用其極,同時他們的一些做法和言辭還得到了部分民主黨政治精英和美國主流媒體的支持。他們似乎想營造一個美國政治精英上下一致的印象:他們不喜歡中國。

一方面,美國的部分政治精英極力渲染“中國人與我們不一樣”。例如,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辦公室主任斯金納曾說,美國現在“正與一個真正的不同文明和不同的意識形態進行爭斗……這個強大的競爭對手(第一次)不是高加索人種”。

另一方面,他們也在極力渲染,中國人屬于一個不同的道德世界。在一檔流行的美國午夜電視節目中,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首席國家安全記者吉姆·修托聲稱,中國人“有些邪性……像暴民”。他還贊許地引用美國聯邦調查局前反情報負責人的話說,“沒人比中國人更惡毒了,他們會殺了你,殺你全家”。因此,毫不奇怪一些美國人正極力塑造強硬的對華政策。

這一次,美國的對華強硬派們陷入一種錯誤理解,他們想做更細微的區別,離間普通民眾與中國共產黨的關系——將中國人分為“善良的”國民和“邪惡的”共產黨。在他們的腦海里,把前者定義為“如有條件想要民主和資本主義”,然后把后者污蔑為“壓制中國人民”。特朗普的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說,“中國已經成為美國有史以來面臨的最大的經濟和國家安全威脅……美國要對抗的不是中國人民,而是中共。”

同樣,美國主流媒體通常小心翼翼,以同情的筆觸刻畫中國人,但關于中國共產黨的新聞報道幾乎無一例外地都宣揚負面。對中國共產黨的妖魔化在過去幾年激增,甚至有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為一份推測性的報告背書。這份報告宣稱“要提防這樣一個險惡的中國政府:它試圖利用我們的民主社會的開放性,挑戰(有時甚至破壞)美國自由、規范和法律等核心價值觀”。報告的作者也在區分著普通中國人與其統治者。

一些更全面公正的美國中國問題專家前不久發出公開信,認可中共在民眾中有廣泛支持度,作為執政黨有實實在在的多樣性。美國不應該尋求推翻中共,而是應該尋求與較溫和的力量接觸。他們并非否定中國出現了令人擔憂的政治和經濟趨勢。但是,為什么這些令人擔憂的發展就會威脅美國呢?1979年以來中國沒有與任何國家進行戰爭,甚至中國軍方中最強硬的聲音也沒有威脅與美國進行核戰爭。

凡事都要從大處看:中國從未像現在這樣更大程度地打開大門向世界開放——它是世界最大貿易國,每年有超過1.3億人次出國旅游,美國100多萬的外國留學生中有1/3來自中國。在國內,中共創造了全球歷史上最為壯觀的經濟增長故事,讓近乎8億多人擺脫了貧困。

但如果中國領導層得出結論,世界最強大國家——美國的所有政治精英、所有階層已經形成對華敵視的一致立場,區別只在于策略不同,那么對整個世界不利的局面只會加劇。中國領導層可能因此變得多疑,但這種多疑有理有據。因此,中美雙方會陷入惡性政治循環,美國變得更加敵對和好戰,而中國也會加固高墻。

如何減少對中共的妖魔化?首先必須打破民主/專制政治二分法。以“民主”VS“專制”包裝論辯,對理解中國的政治體制無益。認為不靠民主選舉選拔政治領導人的所有國家都具有專制性質,這是錯誤的。中國不是家族統治下的國家,也不是軍政府執政。

從整體上看,應該用賢能政治來衡量中國的政治體制,即每個人都應當在受教育和參與政治方面機會均等,領導人選拔基于德才兼備的原則。這里體現的理念是,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賢能之人,但實際生活中,是否有能力做出站得住腳的政治判斷則因人而異,而政治制度的一個重要任務便是識別能力出眾之人。因此,中國一直在構建一套復雜的官僚制度,旨在選拔具有政治經驗和德才兼備的官員。賢能政治是中國政治體制的合法性基礎。當然,理想與現實之間存在差距。中國的政治精英制度也有不完善之處,正如美國的選舉式民主不完善一樣。

不過,賢能政治可以并且應該成為中國自我改善的道德標準,正如民主可以也應該成為美國自我改善的道德標準。這里并不是否認普世民主價值的效度。所有國家都需要尊重基本人權——不被殺戮、迫害和奴役等“消極權利”,以及體面的物質水平等“積極權利”。但是,我們務必要讓政治領導人選拔方式具有多樣性。

為何所有國家要用同樣的領導人選拔機制?毫無疑問,選拔機制是否合適,取決于國家的歷史文化以及現實需要。適合美國的機制,未必在中國有效。這一點中國知識分子和政治改革者基本無異議。但是在美國,有一種固執的依戀難以撼動,即一人一票是唯一道德上合法的選拔政治領導人方式。

原則上,更加樂觀的場景并非難以想象。美國人民總有一天會意識到,他們不能永遠是全球經濟、軍事和政治的領頭羊。他們將承認,不能僅僅因為中國不通過西式選舉民主產生領導層,就認為它是“邪惡的”;美中政治制度各有利弊,兩種制度可以相互學習,學習求同存異。進而,一個新的美國政府在平等和尊重的基礎上與中國再接觸。如果美國的目的真是“保護航行自由”,何不建議兩國軍隊在亞太地區聯合巡邏?中國政府或許可以支付一半費用。在國內,也不排除中國政府允許更多地方民主和政治試驗的可能性。

這會成為良性循環的開始。中美之間有的不僅是游客和學生交流,公職人員、科學家、學者和企業家也可以取長補短相互學習,共同解決全球挑戰,例如應對氣候變化和核武器控制。然而,當前很難讓人感到樂觀。也許外部威脅或可推動美國與中國再接觸——一場新的大規??忠u,一場全球性疾病,導致大量人員死亡的氣候災難,一場與威脅人類的外星人或者人工智能之間的戰爭——但是,理智之人不希望這類不測之事發生。與此同時,我們所有人能做的,是希望在惡性循環導致災難性戰爭發生前,美國一些人對中國的妖魔化能夠降溫。(作者是山東大學政治學與公共管理學院院長、清華大學教授)

原標題:貝淡寧:妖魔化中國是解決問題之道嗎

責編:梁立群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国标麻将在线算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