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魏國滅亡,為何“最不冤”
來源:解放軍報 2020/01/02 10:33:25 作者:閆 野
字號:AA+

導讀: 魏國把山河當國寶,把珍珠當國寶,就是不把人才當國寶,魏國的人才難免會跑。當時,魏國人,或者在魏國工作的吳起、商鞅、孫臏、范雎、尉繚子等,由于在魏國不得志,紛紛跳槽。

“戰國七雄中,哪個亡的最不冤?”近日,在某高校組織的戰國史論壇中,對論壇組織者提出的這一問題,與會專家給出了相同的答案——魏國。

為何是魏國?與會的一名歷史學家說:“要是魏國的國君們都能把人才當國寶,那歷史可能就改寫了。”魏國的國君不把人才當國寶,他們把什么當國寶?歷史典籍中給出了答案。

一年夏天,魏武侯與吳起乘戰船沿河南下,望著眼前的壯美山河,魏武侯喜不自禁:“美哉乎山河之固,此魏國之寶也!”聯想到魏王之前的種種失才之舉,吳起勸告說:“邦國之固,在德不在險……如果君王不修德,舟上之人盡為敵國也!”

魏惠王治國時,仍不把人才真正當回事。一次,魏惠王與齊威王相約狩獵,興頭上,魏惠王問:“齊國有珍寶嗎?”齊威王說:“沒有。”魏惠王說,我的國家雖小,但直徑達一寸、珠光能照耀十二乘車隊的珍珠就有十枚之多。齊威王聽了后說,齊國視人才為國寶,并隨口說出他搜求到的一大串各方面人才。

魏國把山河當國寶,把珍珠當國寶,就是不把人才當國寶,魏國的人才難免會跑。當時,魏國人,或者在魏國工作的吳起、商鞅、孫臏、范雎、尉繚子等,由于在魏國不得志,紛紛跳槽。

到別國后,這些人才大多得到重用。比如軍事天才吳起,到楚國即被任命為國相,幾年時間便幫楚國“南平百越,北卻三晉,西伐秦,諸侯皆患楚之強”。又如商鞅,在來到秦國后,秦孝公不僅拜其為左庶長,還曉諭群臣:“今后國政,悉聽左庶長施行。有違抗者,與逆旨同。”商鞅隨后的變法,短短20年就使秦國“天下莫比”。再如“賢能天下皆知,獨魏王未聞”的范雎,來到秦國后,其遠交近攻、離間趙國等諸多策略,很快讓秦國“獨強于世”。

然而,當時的秦國并非誰都不怕,對視人才為國寶的國家,秦國就很忌憚?!缎滦颉酚涊d,秦國在攻打楚國前,派使臣去察看楚國有什么國寶。結果,楚王在招待秦使的宴會上說:“令尹子西南面,太宗子敖次之,葉公子高次之,司馬子反次之”,并鄭重說道:“客欲觀楚之寶器,楚國之寶者,賢臣也。”于是秦國打消了攻楚的念頭。

其實,“得才邦興,失才邦崩”的道理,不光適用于國家,也適用于各個組織。兩例為證。風景名勝眾多的蘇州始終堅持“所寶惟賢”,這才使蘇州在古代成為“狀元之鄉”“進士之鄉”:中國歷史上共出了591名狀元,蘇州占了50個;在古代的106800名進士中,蘇州有1500多人。今天的蘇州,還是享譽全國的“院士之鄉”:在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的院士中,蘇州籍的有近百位。今年6月,某跨國公司董事長在談到企業如何才能成功時說,“企業”的“企”字很有意思,人在上止在下,如果沒有人才,企業就會止步不前,“人才是無價之寶,是最大的、永恒的財富”。

把人才當國寶,是我們黨的優良傳統。江澤民同志曾指出:“高水平的老教授是寶貝,是國寶,不要在年齡上‘一刀切’”。陳云同志說:“技術人員和管理人員是我們的‘國寶’,要很好地使用他們。”聶榮臻元帥說:“那些政治上熱愛祖國、工作上勤勤懇懇,業務上有真才實學的科學家、技術專家,是我們的國寶。”

習主席始終對人才工作高度重視,早在正定任職時,他就建立縣里第一本“人才賬”、破格錄用培育出“冀棉2號”的農民黃春生為國家干部、讓非黨員的著名作家賈大山當縣文化局局長、給全國100多名著名專家學者發出落款為“學生習近平”的求賢信……一項項愛才、惜才、用才、育才、容才之舉,至今在當地傳為佳話。

人才是強國之本,人才是圓夢之基。黨的十八大以來,習主席視“人才是最為寶貴的資源”,謀篇布局、把握大勢,不拒眾流、海納百川,深化改革、激發活力,使我國的人才工作得到蓬勃發展。

決勝于未戰,取決于人才。人才既是艦之龍骨、馬之股肱,也是“最艱巨的戰爭準備”。人才珍貴,理應珍惜。只有視人才為國寶,“尋覓人才求賢若渴,發現人才如獲至寶,舉薦人才不拘一格,使用人才各盡其能”,方能為中國夢強軍夢提供強大的人才支持、智力支撐。

(作者單位:32103部隊)

原標題:魏國滅亡,為何“最不冤”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国标麻将在线算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