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物業費死結要靠“制度解”
來源:北京日報 2019/12/18 10:39:44 作者:崔文佳
字號:AA+

導讀: 隨著我國進入城鎮化較快發展的中后期,許多“90后”“00后”小區也進入了問題多發期。期待各地加緊探索,因地制宜拿出更多切實管用的舉措,推動小區治理走向成熟,讓無奈的惡性循環化為看得見、摸得著的獲得感。

近日,某地一小區發生悲劇。因部分業主拖欠物業費,物業公司關停了公用電梯。一位六旬老人在爬樓梯時不幸猝死,而老人一家從未欠繳過物業費。物業公司是否有權懲戒性地關停電梯,誰又該為這起悲劇負責?目前,當地信訪局和街道辦已介入調查。

這起事件之所以引發關注,在于大家對其中癥結的感同身受。提起自家小區的物業管理,許多人滿腹牢騷,垃圾清運不及時、設施養護不上心、花草樹木沒人管、車位收費不合理……而業主們表達不滿的方式往往簡單又直接——拒交物業費。對此,物業公司也滿肚子委屈:業主素質參差不齊,物業費回回難收,破壞環境、私搭亂建倒防不勝防,自己又沒有執法權,許多問題被迫久拖不治。這個時候,一旦遭遇收費難,一些物業公司便找到了“撒氣筒”,不惜停水停電跟業主“硬杠”。由此,一個“物業管理差—業主不交費—居住品質進一步滑坡”的惡性循環出現了。

老人爬樓梯猝死,是這一惡性循環導致的極端結果。面對血的教訓,有必要加速尋找打破僵局的辦法。“管家”變“冤家”,說到底是少了一套成熟的糾紛處理機制。試想,惡性循環初顯,倘若有個主事的人或組織站出來調解,是不是就不至于“小事拖大、大事拖炸”了?理想狀況下,這個角色應當由業主委員會扮演。但著眼現實,不少問題小區,居民訴求各異、人心渙散,坐到一起已難上加難,更遑論后續了。此番涉事的物業,就是由業主委員會引進的新物業,還不是照樣干砸了?換一個角度看,這些實際情況至少提供了兩個破題方向:或是優化業主委員會機制,或是尋找其他“為民做主”的責任主體。

要想解開死結,總得有人向前一步。在這方面,北京正在探索的“制度解”或有借鑒價值。已經一審的《北京市物業管理條例(草案)》中,針對現實問題拿出了不少新舉措,比如降低業主委員會設立門檻,將物業管理納入社區治理,強化黨建引領等等。這些藥方的成效尚有待進一步檢驗,但至少開了個好頭,傳遞出鮮明的信號,那就是作為組織化力量的物業公司不能任性,而應當成為改變的起點,起碼要兜住小區基本公共服務的底。某種意義上,恰恰因為作為企業的物業公司有逐利的沖動,才需要代表公共利益的外部力量對其進行監管。通過完善制度,捋順物業公司、業委會、社區等主體的關系,形成管理閉環、突破“惡性循環”,治理效能才能最大限度釋放出來。

隨著我國進入城鎮化較快發展的中后期,許多“90后”“00后”小區也進入了問題多發期。期待各地加緊探索,因地制宜拿出更多切實管用的舉措,推動小區治理走向成熟,讓無奈的惡性循環化為看得見、摸得著的獲得感。

原標題:解開物業費死結要靠“制度解”

責編:許舒琦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国标麻将在线算番 股票交易软件下载 发行股票价格 股票涨停价格怎么算 股票杠杆平台有哪些 股票牛股 股票只跌不涨会怎么 股票停盘后开盘会涨 英国股市实时行情 炒股行情软件手机 蓝筹股是什么意思